25选7

首頁| 新聞| 經濟| 科教| 社會| 視頻| 圖片| 言論| 法治| 人物| 文化| 地方| 專題| 明白紙| 領導活動| 圖說天下| 農技推廣

非洲豬瘟之戰:95萬頭豬的遺愿

2019-04-04 11:10|作者:王巖|來源:三耕天頭條號

分享到:

  1

  非洲豬瘟并不涉及食品安全問題,不必過于恐慌。

  你還敢吃豬肉么?

  目前為止,敢不敢吃豬肉,并不是檢驗一個人是不是勇敢的標準。

  在這個還未流浪的星球上,從1921年發現第一例非洲豬瘟疫情開始,還沒有出現過任何一例人類感染非洲豬瘟。有科研人員試圖將這種病毒感染給牛、羊、馬、兔子甚至老鼠,但最后都失敗了。可以說,這可憐的豬,是非洲豬瘟病毒在自然界中唯一的宿主。

  近100年來,非洲豬瘟從非洲出發,穿越洲際,先后在西歐和拉美等一些國家蔓延。2017年3月,俄羅斯遠東地區伊爾庫茨克州發生非洲豬瘟疫情,2018年8月3日,遼寧省沈陽市沈北新區確認了我國首例非洲豬瘟疫情,這例病毒,與格魯吉亞、俄羅斯、波蘭公布的毒株全基因組序列同源性約為99.95%。

  這是一個病毒的傳播軌跡。從非洲豬瘟誕生之日起,它就被視為全球養豬業的“一號殺手”。截至2月18日,我國各地在疫情控制的過程中,前前后后撲殺了95萬頭生豬,也就是說,每20秒,就有一頭豬帶著遺憾永別了國土故鄉。國際通行的撲殺標準一般為市場價格的50%~100%,我國現在撲殺補助為每頭1200元,達市場價格的75%。

  這是一場持久戰。在目前已發現疫情的62個國家中,僅有13個國家將其消滅了,有些國家與之斗爭了35年,古巴、比利時和法國在消滅后還出現了復發。

  國際上通行的防控措施主要包括撲殺、消毒、無害化處理,這與我國的處理方法基本一致。近半年來,我國陸續對生豬的養殖、屠宰和運輸出臺了更加嚴格的規定,盡可能減少疫情擴散,讓更多健康的生豬免遭“毒手”。

  但是,非洲豬瘟病毒最大的特點就是潛伏期長,最長能夠達到21~23天,也就是說,理論上,有可能有少量攜帶著病毒、但一直沒有任何臨床反應的豬,在正常的屠宰檢疫過程中還未發病,就被加工成為各種肉制品流向了市場。這恐怕是比撲殺大量生豬更讓消費者恐慌的事情了。

  市民在江蘇無錫一家農貿市場選購豬肉。

  新華社 還月亮 攝

  其實并不需要恐慌。目前這種情況極少發生,而且在少量水餃、火腿等肉制品中檢測出非洲豬瘟病毒核酸陽性,并不是說人吃了這些肉,就會被感染。

  首先,病毒核酸離開了豬這個宿主之后,就沒有了任何支撐生命活動的平臺,也不能進行自我繁殖。

  其次,非洲豬瘟并非人畜共患病,人體細胞就像是一把密碼鎖,任憑非洲豬瘟病毒是把鐵鑰匙還是銅鑰匙,都無法解開人體密碼,使人體感染。

  最后,非洲豬瘟最怕高溫,國人一番蒸炒煎炸煮,等待豬肉咸糯入味的時間,也早已將病毒殺死了。

  因此,非洲豬瘟并不涉及食品安全的問題,妳不必過于恐慌。

  2

  散戶養殖是不是此次非洲豬瘟疫情在我國傳播的罪魁禍首呢?

  這次非洲豬瘟在我國的傳播,背后反映更多的,是產業安全的問題。

  安全的食品主要是靠種出來或者養出來的。可以說,非洲豬瘟給了我們一個窗口,來洞悉生豬養殖這個巨大的產業。

  首先是養殖模式的問題。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統計數據顯示,我國是生豬養殖和產品消費大國,每年生豬的養殖量和存欄量都占全球總量的一半以上,國內豬肉的消費量更是占到總肉類消費的60%以上。

  而從養殖規模來看,存欄500頭及以上母豬的大型規模化養殖僅占28%,按照馬云曾說的中國人一年要吃掉6億頭豬的吃法,每年會有4.32億頭生豬從農村散戶的豬圈里爬上了中國人的餐桌。

  這種養殖模式是否就是此次非洲豬瘟疫情在我國傳播的罪魁禍首呢?各界對此有很多爭議。

  一種觀點認為,散戶因為生產周期短,管理得當的話,完全可以實現封閉養殖,與外界的病毒隔絕。而且一旦出現疫情,可以馬上處理掉,因此這種模式更能減小養殖風險。

  有調查顯示,在養殖優勢區,掌握豐富養豬經驗的散戶,有些已經15年未發生任何疫情了。而相反的,一旦出現疫情,規模化大場抗疫病和抗風險的各項措施無法及時實施到位,一頭豬發病往往會帶來指數級感染,損失巨大。

  另一種觀點則認為,規模化養殖場飼料用得好,運輸和屠宰流程更完備,養殖環境更清潔,設備和管理也更科學,能從根源上更好地防范疾病傳播。而散戶養殖無法保障每個環節的可控性,用泔水來喂豬的小散戶還依然存在。防疫工作數據表明,最初我國由餐廚剩余物喂豬引發的疫情占比高達40%,規模養殖場無疑能夠杜絕泔水飼喂,并有效減少交叉污染,嚴防疫情擴散。僅從非洲豬瘟的傳播來看,以散戶為主體的養殖模式顯然是不利于疫情防控的。

  還有一個值得關注的點,就是生豬的調運。從往年的數據來看,我國家庭人均豬肉消費較高的地方集中在京津、長三角、珠三角以及川渝,而生豬的主要產區卻在東北、華北、兩湖和四川。多年來,主產區向主銷區的調運形成了“南豬北養”的模式,特別是跨省間的生豬貿易流通頻繁。

  據流行病學調查結果顯示,生豬長距離調運是疫情跨區域傳播的主要原因,運輸車輛如果未經過嚴格的清洗消毒,就會具有很高的疫情傳播風險。而最初發現的35%以上的疫情,都是因異地調運引起的。

  在屠宰環節,由于非洲豬瘟病毒的潛伏期較長,屠宰過程中不易發現那些攜帶病毒的豬體,目前對該病毒最快、最準確的檢測手段是活體豬血液快速檢測,但每頭至少要花費100元,所以從成本上來看,暫時還達不到頭頭檢測的水平,實際操作中往往按比例抽查檢測,這就涉及到了概率問題。

  世界動物衛生組織稱,當前全球非洲豬瘟防控的難點,在于還沒有研發出有效的疫苗。該病毒結構復雜,基因組龐大,病毒編碼超過150多種蛋白,其中超過一半的蛋白功能還不清楚,無法從根本上控制病毒的感染和傳播,病毒所到之處,生豬產能普遍銳減50%以上。這些都是養豬業所面對的安全和風險問題。

  對消費者而言,生豬養殖的產業安全還體現在豬肉的供應和價格上。

  我們來看一組數據,今年2月份,我國生豬和母豬存欄量同比減少了16.6%和19.1%,而瘦肉型白條豬肉出廠價格同比跌了10.4%。

  自去年下半年以來,受疫情的影響,生豬基礎產能不斷下滑,不論是豬的存欄量還是母豬的存欄量都同比下降。由于調運的限制,生豬調出省如果是疫區,大量屠宰會造成持續虧損,產能淘汰加速,如果是非疫區,豬價也會低迷,補欄放緩。

  在生豬調入省,豬肉供給不足豬價上漲,補欄情緒高漲,但是環保政策限制以及養殖產業基礎薄弱,補欄量難以彌補產出省的減少量。

  與此同時,面對疫情的高風險,養殖戶恐慌出欄的情緒很普遍,很多已經在春節前全部出欄,導致2月以后,全國豬源減少。據全國農產品批發市場價格信息系統顯示,從3月8日起,豬肉價格開始回升,環比增加了5.1%,同比增加了2.9%。3月11日到17日的這一周,山東生豬價格大幅走高,環比漲幅超過15%。

  尤其是發生疫情的生豬主產區,養殖戶和養殖場對疫情的發展情況不確定,遲遲不敢增加養豬和母豬的數量。有些養豬戶的資金還未回籠,也不得不降低產能。這也預示著,今年下半年有可能會出現豬肉市場供給偏緊的現象。

  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透露,始于去年8月的這場非洲豬瘟疫情,無異給生豬養殖產業帶來了一場“供給側改革”。如何有效應對非洲豬瘟對產業安全的威脅,抓住機遇調整生豬養殖業供給側的結構呢?

  這不僅是對政府的一次考驗,對企業和小農戶來說,也是考驗。

  3

  每一次大的疫情都使我們警醒,看到了存在的問題,才能不斷地改進完善。

  如果病毒持續大規模的蔓延,將會對我國生豬養殖業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。因此,對于整個生豬養殖產業來講,控制非洲豬瘟疫情的傳播,是當務之急。

  如何做好當下非洲豬瘟的防控呢?我們從生豬產業鏈上的養殖屠宰等環節來看。

  在養殖上,養殖方式和規模的一些調整,可以極大地提高養殖場防范和對抗非洲豬瘟病毒的能力。

  首先,用餐廚泔水喂豬是絕對不允許的,這是原則性問題。國務院辦公廳已經全面禁止了餐廚剩余物飼喂生豬。

  其次,推行適度規模經營,以“公司+農戶”的模式,實行標準化養殖,改善豬舍的設計和選址,明確種豬的來源和質量,控制養殖密度,做好人員和車輛進出的消毒工作,完善養殖環節的生物安全措施。

  主產區和主銷區二元結構已經并且還會長期存在,為了保障供應,跨區域的調運是不可避免的。目前,全國的生豬調運有著嚴格的限制,雖不鼓勵長距離運輸,但并不是“一刀切”的全部禁止,只是跨省的生豬調運會相對麻煩些。

  以安徽為例,一頭來自外省的豬,要想進入安徽地界,是要經歷“八十一難”的。

  首先要亮明身份——必須是來自規模化養殖基地的育肥豬,且這個養殖場具備一定的資質。

  其次要證明清白——抽樣檢測呈陰性,且這頭豬的家鄉必須未發生過疫情,或者是疫情全部解封的省份。

  最后就是坦白從寬——從哪來、到哪里去、誰家的豬、誰運輸等等所有的信息都要明確出具,最后以“點對點”的方式調運。這還不算完,這頭來自外省的豬到達安徽以后,還需要14~45天不等的隔離觀察,只有確認了“沒毛病”,才能跟安徽本地的豬們放心地廝混在一起。

  運輸過程中車輛受到嚴格監管,車牌、運行路線、司機師傅,裝車前和卸載后的嚴格清洗都在24小時全方位的監控下。交通部門和公安部門有權依法在當地設立各類檢查站,發現違規調運生豬及生豬產品的,可以立即扣押處置。

  在屠宰環節上,根據有關部門要求,5月1日前,各地的生豬屠宰企業將面臨全面清理,未取得排污許可證和不符合動物防疫要求的,需立即停產整改,7月1日前整改不達標的,將會被取消定點屠宰資格。

  在貴州銅仁一家仔豬繁殖場,管理員給仔豬注射防疫藥品。

  新華社 黃曉海 攝

  最新的情況是,駐屠宰場的官方獸醫可以根據實際,在生豬進入屠宰場前,以車為單位,采集全部生豬血液樣品,均勻混合后進行檢測。屠宰企業可以在畜牧獸醫部門的指導下,建設符合要求的實驗室,或者尋求有資質的實驗室提供社會化服務,對入場生豬進行血液檢測。屠宰過程中發現疑似非洲豬瘟典型病變的,會立即停止屠宰,確認病毒核酸陽性的,則需采取應急處理措施。

  據通報,截至3月19日,我國已有超九成的疫區解除了封鎖,疫情發生勢頭趨緩。這表明,各項防疫措施是有效的。在豬肉供應上,今年的凍肉儲備收儲工作已經啟動,解禁的主產區養殖戶也在逐漸恢復生產,適當補欄。2月18日之前撲殺的95萬頭生豬,只占全國生豬年出欄量的0.14%,下半年國內的豬肉供給并不是大問題。

  近日,農業農村部印發了相關意見,提出了多項措施,支持生豬養殖場盡快恢復生產,保障市場供應,針對特殊時期各地生豬產業鏈的市場預警、疫情的優化處置、調運的監管都有了更加明確的行動指南。

  但從全球疫情狀況來看,要想根除非洲豬瘟病毒,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,豬瘟、O型口蹄疫、藍耳病和其他豬流行病也不時困擾著生豬養殖產業。

  我國養殖業發展很快,但發展底子薄,人才、技術還沒有跟上,所以一些動物疾病一來,就會暴露出一些問題。但是每一次大的疫情,也使我們警醒,看到了存在的問題,才能不斷地改進完善。

  4

  從長期來看,產業提檔升級、建立新的風險防范體系,是保障國民“肉罐子”安全必須要做的事情。

  即便非洲豬瘟走了,或許還有其他的情況出現。從長期來看,產業提檔升級、建立新的風險防范體系,是保障國民“肉罐子”安全必須要做的事情。

  隨著防疫和環保要求的趨緊,對小養殖戶來說,面前只有兩個選擇:要么主動升級,要么被迫退出。主動升級就是提高環保和防疫能力,適當擴大養殖規模,而泔水養殖戶則需盡快淘汰出局。

  河南鄭州雙匯美式產品生產線。

  新華社

  對于規模養殖企業來說,除了建立更加規范的生物安全體系之外,可以從產業鏈上出發,將飼料生產、生豬養殖和屠宰加工三個環節整合到一個公司體系中運營。這種產業鏈的整合,可以簡化流通環節,降低各環節之間的無序性和不可控性。

  山東鼓勵“集中屠宰、冷鏈運輸、冷鮮上市”的模式,變運豬為運肉,在保障市場供給的同時,推動生豬產業轉型升級。這在全國范圍內,是可以行得通的,但需要更多冷鏈環節上的保障,肉類的冷鏈物流發展或將迎來一次難得發展機遇。

  目前我國養豬業的主體依舊是小農戶,這股力量亟待被納入到產業政策扶持體系當中去,形成小農戶與規模企業風險共擔、利益共享的機制。比如說,在生豬主產區,不妨分工合作,規模公司負責高風險仔豬生產,散戶進行低風險的育肥生產,“公司+小農戶”的形式可以有很多種,但一定是朝著更加規模化、集約化、標準化的方向。

  在養殖布局上,不論是生豬養殖、豬肉供給,或是疫病防控,都需要進行區域性的調整,終止以往流行的“南豬北養”模式,在守住生態底線的前提下,一定程度地恢復南方水網地區的生豬養殖。

  我們可以從《全國非洲豬瘟等重大動物疫病區域化防控方案》征求意見稿中看到,全國或將分為北部、西北部、東部、中南部和西南部5個大區,各區域內的動物疫病防控、生豬及其產品的調運、相關產業的布局都將進行統一的規劃和管理,使區域內生豬供應需達到平衡,實現供給的本地化,減少跨區調運。當疫病在某一區域發生時,區域內的聯防聯控和及時隔離,可以減少疫情在更大范圍傳播的可能性。

  近日,在中國農科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國家非洲豬瘟專業實驗室,趙東明、劉任強等人成功分離了我國第一株非洲豬瘟病毒,對其感染性、致病力和傳播能力等生物學特性進行了較為系統的研究。這也就是說,我們對非洲豬瘟的了解更近了一步,或許,我們離非洲豬瘟疫苗的研發又近了一步。

  消滅非洲豬瘟病毒道阻且長,我國生豬養殖產業如果能夠在這次危機中,看到自身的問題,及時調整,重新出發,想必那些被撲殺的豬也能夠安息了。

責任編輯:高雅
分享到:
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
25选7 上下盘单双 大宝娱乐LG游戏PT游戏 吉林快3稳赚公式 pk10倍投大小的方法 六个肖复试五肖是多少组 三公棋牌游戏安卓版下载 966棋牌在线 现金二八杠游戏下载 重庆时时彩突然停了 广西时时彩